上了岁数的RM汞苍安利机葬子

[汞苍]Performance 11&12

今日更新汞苍全程掉线标签都不敢打了【。

死人太多了,字数少一点[?

今天好不容易写完收尾了,真是个烂尾……

 

 

十一

金色的烟花向上腾起,反作用力把金丝雀的身体更快地甩落到了凌乱的地面。炸裂之后落下的火星着实有些晃眼,真红接收了两颗蔷薇圣母,想叫雏莓下来给她一颗,抬头却看到雏莓仍旧坐在金丝雀刚才所在的树杈上,手上全是金丝雀的血还在向地上滴。呼吸不匀的孩子哭得满脸是泪,那向来都清澈透明的绿色眸子里,竟被真红找到了复杂的厌恶和憎恨。

“真红……杀了……小金。”雏莓喃喃地说,她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身形不稳看起来随时会掉下去。

“真红杀了小金。”雏莓的音量放大了一点,她眼里的泪水摇摇欲坠,每一颗泪珠都映出了一个有些无措的真红。

“真红!杀了小金!”雏莓攥紧了拳头,一手扶在树干上留下一个红色的手印,用尽了力气朝着真红喊道。细长的藤蔓从四面八方朝着雏莓聚集,眨眼的功夫雏莓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刚才洒出的咸咸的液体反射着日光掉落在地上。

 

四周的景物飞快地后退,雏莓前进的速度几乎赶上第一天她从雪华绮晶手下逃离的时候。她的泪水滑过脸颊飞出去,落在草叶花瓣上变成了欲坠的露珠。

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但她的身体本能地拒绝和真红一起呆在金丝雀停止呼吸的地方。

贝莉贝尔在送她上岛的路上一直轻声细语地陪着她说话。

第一次见到真红那天的夕阳很漂亮,秋千也没有人和自己抢。

雪华绮晶的藤蔓真凶啊,一被抓住就逃不开了。

金丝雀死了,就在自己抱着她的时候。

水银灯个子高高的真漂亮,雏莓也想要那样长长的银色头发。

上岛之前真红拉着她的手叮嘱了她很多很多的事情。

金丝雀喜欢的煎蛋雏莓也会做了。很好吃的。

被打碎的小码头,会有人去修吗?

她流了那么多,那么多的血。她疼得把我抓得那么紧,那么紧。

千千万万的思绪在她的脑海里左冲右突混乱一片,争先恐后地涌上前让她丧失了判断和思考的能力。当她意识到自己掉进了陷阱的时候,一切已经来不及了。蛰伏的捕杀网收拢成一个口袋,有着大大的空隙却没有哪一片稀疏能容雏莓钻出去,白色的藤蔓牢牢捆绑住了她的四肢,她拼了命地挣扎反抗,细柔的藤蔓却敌不过重重的杀意。胸口一阵刺痛,她低头看到尖锐的白色刺藤从胸前穿了出来。

粉色的烟花爆开,雪华绮晶浅黄色的眼睛里是模糊不清的狂喜。

我就知道,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蔷薇圣母进入她的身体,破碎的肢体变得修长完好,空洞的右眼处重新绽开了一朵白色的蔷薇。

 

雏莓的身体被扔在一旁。

一颗糖果滚落到了泥土里,精巧的糖纸上都是不知道来自谁的血色。

 

 

 

 

十二

真红紧跟着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睁大双眼的雏莓就被扔在她面前,还被花藤缠绕束缚着的四肢摆成了扭曲的形状,显然是骨头断了。饶是她刚刚亲手杀死了金丝雀,面对雏莓逐渐冰凉下去的小小身体,也还是忍不住浑身颤栗。

开心了就笑得毫无顾忌,受了委屈会哭得一塌糊涂,会提笔给自己写字迹稚嫩有趣的信,吃莓大福的时候脸蛋会鼓起来,如果有人肯陪她荡秋千就会得到一个扑上来的拥抱。

那样鲜活灿烂的雏莓,一瞬间就枯萎了。

她不过是个小孩子,没有多少的善行,更没有作什么恶。

她到底哪里该死。

真红的蓝眼睛里都是深不见底的漩涡。

可是,刚刚被她杀死的金丝雀,又哪里该死了。

这岛上的七个人里,又有谁该死了。

 

真红得到蔷薇圣母的时候,正心思放空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红衣服的荷里耶就站在路边,将蔷薇圣母放进了她的身体里,告诉她从现在起她就是第五位蔷薇少女了。

起初莫名其妙的真红也曾经强烈地抗拒过,但后来她发现,被强制改写的命运哪有容她反抗的余地,拒绝也好顺从也罢,Alice Game的日期是确确实实一天一天地临近了。她唯一可以选择的一条路,就是在既定的轨道上拼尽全力地挣扎求生。

 

想要活下去,就要去伤害别的人。

杀人是多重的罪孽啊。

可是想活下去,又有什么错。


评论
热度(6)

© 蝉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