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岁数的RM汞苍安利机葬子

[汞苍]Performance 9&10

卡在最后一章收不了尾

说不定这文就晚节不保地在结局流产了【。

 

 

“让我过去,水银灯。”

“我拒绝。”

苍星石的耳朵已经敏锐地捕捉到提琴的弦音和树木生长叶片摩擦的声音。金丝雀绝不是可以轻视的对手,她的手心里微微沁出汗,她的姐姐远离她安危不明,苍星石镇静沉着的面上终于被浅浅地撕开一角。

“你不是答应,暂且放过我吗。”

“我后悔了。”水银灯的语气云淡风轻,她看到苍星石的眼睛里浮起一丝几不可察的绝望,突然有一点心软,随即又为自己无由来的心软而恼怒不已。

“已经是Alice Game的第二夜了,我没有耐心也没有必要再宽限你了吧。”

对面的苍星石神情严肃,说话的腔调在水银灯听来竟带着十分的小心:“最后一次,最后一点时间。我去帮翠星石解决掉金丝雀,然后就回来。”

水银灯想起她们第一次见面——哦,应该是第二次见面——的时候,苍星石在残垣断壁下不卑不亢地问她,这笔交易,你做不做。

而现在,她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令水银灯无名火起却又暗暗动摇的如履薄冰。

这家伙的命,全不是为了她自己。

是最后一次了。要不就最后让步一次。

水银灯不甘不愿的同意已经到了喉咙里,看见苍星石的眼睛里滑过连绵的光亮,那眸子却是迅速地灰暗了下去,满地生长的含苞的盛放的低垂的蔷薇突然被凛冬的风暴袭击,绵延千里的冰雪明明白白地封冻了所有可能乍破的春意。

水银灯皱起眉头,不用回头她也看见了炸开散落的烟火是绿色的。

得了。

自己这回可真是,坏人做到底了。

 

苍星石还站着,还维持着一贯挺拔的身姿,水银灯却知道支撑她站在这座岛上的力气已经在刚才被消耗殆尽,再如何休整,也恢复不过来了。

“苍星石,你满心满脑都为别人盘算,就没有想过为自己盘算一下?”

“佛为众生苦,我不过为一人苦,天生的血缘亲情使然罢了。何况,我为自己打算,不就是在帮你打算,到头来都一样不是为自己。”苍星石退了两步靠着一棵树坐了下来,她的视线明明朝着水银灯,水银灯却觉得对方根本没有在看自己,“来吧,按照约定,把我的蔷薇圣母给你。”

水银灯本想讥笑她不用再宽限了么,却说不出口。“就这么放弃了?”

“哪个人不想活着呢。但在这座岛上,拼尽全力地活着,也不过是别人眼中的一场表演。我不想演了。”

满地的残枝和干枯花朵渐渐化成了池底的泥土,苍星石的双眼重新蓄起了涟漪和缓的流水。水银灯的呼吸有一瞬间的迟滞,她握紧了手里的剑,苍星石看着那尖锐的光芒一步步朝自己靠近,想起了那场曾被水银灯遮天蔽日的羽翼拦住的火。

“难过是吗?

“难过就恨我吧。恨我在这里拦住你。

“然后就带着你的恨,永远跟我在一起。”

水银灯在她面前蹲下了身子,她终于不用再仰着头去看银色发丝下的血海火焰与蔷薇。水银灯的剑刺入了她的身体,短暂的麻木之后是铺天盖地的疼痛。苍星石痛得想要抓住水银灯的袖子,却颤抖得使不上劲。她的身体向前倾,脑袋垂在了水银灯没有挪开的肩膀上。

“其实我觉得,和你的关系也很麻烦。你看,我现在不是很痛苦么。”

“后悔向我提出交易了?”水银灯的手摩挲着苍星石后脑勺上柔软的栗色短发,目光落在苍星石的后颈。

“真是很沉重的负担。但我甘之如饴。”

苍星石最后听到的声音是水银灯的一声轻笑。水银灯的心脏平稳跳动带着生的活力也肩负着继续生的未知苦痛。

她的生命尽头到来,重叠着水银灯跳动着烈火的双眼。

 

蓝色的烟火照亮了苍星石像是安静熟睡一般的脸。这样的脸水银灯见过好几次,但这一次,她知道苍星石再也不会醒过来。

属于苍星石的蔷薇圣母现在呆在水银灯体内,她的每一寸血管都淌过了来自苍星石的柔暖。面无表情地将苍星石的身体平放在地上,契约结束,纹印染开,她沾了满手的血,羽翼顺着夜色悄无声息地展开。

水银灯站起身,黑色的裙摆灌满了风。

 

 

 

金丝雀坐在树下,翠星石的蔷薇圣母在和她融为一体。

完美配合的双子实在太恐怖,无处不在的树木牢笼,招招致命的近身攻击,金丝雀独处时想过很久也没有想出过自己要如何破解那两姐妹的进攻。她再一次感谢起那个中途截住了苍星石的游戏参与者,幸好。

幸好。

金丝雀费了不少力气才终于击败了翠星石。纵然是休息了很久,中午的竭尽全力还是对身体有所影响。她喘息着将闪耀着漂亮光泽的蔷薇圣母捧在手里,温暖的力量奔腾进四肢百骸,她贪婪地享受着胜利的奖励,身体犹如饱饮了雨水的植物舒展开来。

 

Alice Game的第三个清晨,金丝雀是被别人口中自己的名字喊醒的。

她睁开眼,模糊视线里是一片卷曲的金色。她皱眉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待她放下手,看见的却是更加清晰的雏莓的模样。

她霍然清醒。金色卷发的娇小少女借着藤蔓的帮助爬上她所在的树杈坐在她面前开心地笑着。

是雏莓。

她还活着。

 

红色的花瓣聚集成带刺的长刃,削断了汹涌而来的雪白花藤。雏莓从半空掉下来,真红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我来了,别怕。”

一边说着温柔的安慰人心的话,一边下起了漫天的红雨。雏莓看着真红认真的背影和雪华绮晶远去的影子,劫后余生的体认逐渐清晰深刻。绷紧的神经终于有机会放松,她牵着真红的衣角忍不住啜泣了起来。真红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顶,手指替她揩去了眼泪。

“别哭了。”

雏莓吸了吸鼻子努力控制住自己。她的眼里还荡着未流下的泪水,每一颗泪珠都映出一个温柔的真红。

“真红,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呢?”

真红语塞。

我只是不能放任你在我眼前被别人杀死。

可是接下来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啊。

 

“给你。”

雏莓惊喜地接过金丝雀递来的东西。包装精巧的糖果从内到外透出甜美的气息,雏莓的眼睛亮晶晶的,张开双臂嬉笑着给了金丝雀一个大大的拥抱。

雏莓的身上有淡淡的花香味,金丝雀的双眼也笑成了弯月的形状。她有好多好多话想跟雏莓说,她想问雏莓这些天还好么,想告诉雏莓她得到翠星石的蔷薇圣母了,想和雏莓约定一起行动,想让雏莓赶快尝尝她递给她的糖果。

可惜连第一句寒暄的话都还含在咽喉里,金丝雀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背部传来的剧痛让她控制不住地攥紧了拳,被掐疼的雏莓一睁眼,看到金丝雀背上几道深深的伤口。她呆了一下,感到手上有热热的东西舔过去。

是金丝雀的血。

金丝雀在雏莓惊慌失措的尖叫里费力地睁大眼睛。就在对面那棵树下,还站着一个人,身周飞舞的蔷薇每一瓣都是攻击的姿态。

啧。真是大意了。

雏莓的眼泪把金丝雀的衣服打湿了,贴在身上冰凉里透着微咸的淡淡温热,和血液流出身体是截然不同的感受。

别哭啊。

可惜背部的疼痛越来越剧烈,金丝雀没有余裕去帮雏莓擦眼泪。

天气晴朗,像软甜的棉花糖一样的云朵也很少。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人,打过平手,品尝过赢的滋味,也输给过人。和要好的朋友度过了走马灯也理不清的时光,死后说不定还会留在别人的口中成为故事里的角色。

在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还有最好的朋友就在身边为我的死哭得不像样子。

这也是,很好,很好的一生了。

金丝雀的神智消散之前,她看了一眼哭得喘不过来的雏莓,眼前惊慌无措的影子渐渐淡了,和曾经无忧无虑的雏莓重合了起来。

这真是,很好,很好的一生了。

金丝雀的身体软软地坐不住,掉下了高处。

 

 

 

--------

写到金丝雀死的这里我还有点感伤来着,毕竟金丝雀同学这次出乎我意料地担当了超多戏份……【主要原因还是不会写翠不然可能就写双子视角惹!

同是有阳伞的人,RWBY第三季Neo那个阳伞死法简直让我笑出了声,相比之下感觉自己给金丝雀的便当还是口味正常的


评论
热度(7)

© 蝉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