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岁数的RM汞苍安利机葬子

[汞苍]Performance 7&8

以前都是不写完全文然后删删改改一下的话是不会发出来的,这篇边写边发竟然进行到了第四天,我也是个能日更的人了【辛酸泪

现在我已经非常迷茫地肝完第11节了,这两天出字速度不太科学……【虽然写得快,但粮里有沙硌牙啊

 

 

金丝雀意识到身后十足的战意由两股减成一股的时候立刻动作了起来,短暂时间里汇聚的狂风没办法掀起老树,却足以将大量纤细的枝条卷断堆叠,堵住了想要回头去找人的翠星石。

金丝雀和翠星石不算熟,过去两年间统共见面不超过五次,倒是和苍星石见面要比翠星石多上两次,两次都是在她去找水银灯的时候,远远就看到那顶标志性的帽子在水银灯的身旁。

虽然金丝雀很好奇这两个人会在一起做什么,但看样子都不像是会老实回答她的人。

 

水银灯和金丝雀有时候会走动走动,她们俩“诞生”的时间最接近,而到翠星石苍星石出现之前,也着实有算得上长的一段空白日子。虽然个性在水银灯看来稍微活泼得有点奇怪,但水银灯并不讨厌金丝雀。

金丝雀走之后水银灯转头去问苍星石和其他的蔷薇少女有没有往来,却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又是什么‘有姐姐就足够了’之类的无聊理由吗?”

“并不是。”苍星石压低了帽檐,“认识越久,交情越深,到结束的时候不就越痛苦吗。”

我不想那么痛苦。

 

翠星石身前窜起的数棵高树形成奇特的防御堡垒,金丝雀看不见她的动作,但凭对方没有再主动进攻,她猜想翠星石该是正在越过自己设下的障碍回去和苍星石会合。

难得的机会分开你们,当然不能这么轻易地放走。

金丝雀不能想象如果面对的是雏莓她还能不能下手。但万幸,现在藏在这一排树盾后面的,是可以称得上陌生的翠星石。

金丝雀再一次催动了风,激昂起来的琴音穿透了层层的绿叶把战意浓浓地染开。她极其感谢那位中途插进战局的人,现在这四周除了她的琴声什么声音也听不到,判断不出苍星石方位的翠星石变得心烦气躁,她转过身正面应对金丝雀,手中掌控的万千生机在这一刻都只保留下消灭的意义。

巨大的烟火直冲天际,扰碎了所有星辰的美梦。

 

 

 

荷里耶把真红带到刚“诞生”的第六个蔷薇少女面前,她看着那个坐在秋千上的娇小身影有些疑惑。待她稍微走得近一些看清了少女的稚嫩面容和蓄着清浅碧波的眼睛,便转头不客气地问荷里耶是不是找错了人。荷里耶一脸无辜地指向秋千附近站着的贝莉贝尔来自证清白,真红隔着一段距离再三确认了贝莉贝尔和少女手上的戒指,这才真正走上前去打招呼。

雏莓的眼睛从夕阳上挪开,真红在那一片柔软的绿波里找到自己沉在水底的倒影。她和雏莓交换了名字,一时沉默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雏莓看着她忽然笑起来,大大的眼睛因为笑容而弯成了可爱的月牙形状,真红的倒影就那样被牢牢锁在了水底露不出水面。

雏莓是一个招人喜欢的孩子。与其说雏莓和金丝雀的关系很好,不如说雏莓和任何愿意接近她的人都能有不错的关系。从成为蔷薇少女到Alice Game开始前这两年时间里,雏莓和金丝雀成了很好很好的朋友,而和真红的关系则更近似于“姐妹”的定义。

和雏莓在一起金丝雀就可以暂时忘记该死的Alice Game重新回到普通的小女孩该过的生活里。和雏莓在一起的时候真红还会挣扎一下,觉得就这样陪着这个孩子玩闹度日其实是害了她自己应该多教教她在Alice Game怎么办,但每每看到雏莓闪烁着水晶一样光芒的绿眼睛,真红就会忍不住叹口气放弃严肃的面孔,任雏莓做她想做的事情。

到时候,就让我来稍稍地保护一下她好了。

 

金丝雀在通知游戏开始的预告信送来之前也考虑过要不要和雏莓并肩作战。虽然还不知道最后游戏会在什么地方开始,但无论怎么推算,凭她是第二而雏莓第六的顺序排位,初始的位置怎么样都会隔上十万八千里。金丝雀叹口气,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去找了水银灯,原本只是想探探口风,没想到水银灯领会了金丝雀话里结盟的暗示之后,只低头想了不到一句话的时间就干脆利落地表示你是个好人但说到结盟我已经有中意的人选了。

水银灯的原话当然不是这个样子,但留给金丝雀的大致印象就是这样。

 

水银灯从拉普拉斯那里拿到预告信的那天晚上和苍星石聊了一夜,在黎明前深沉到极点的时刻爬上屋顶吹风。有云把细窄的下弦月遮住,水银灯看着像是永远不会迎来日出一般的黯淡景象,真正地向苍星石提出了在Alice Game里结盟的事情。

当然她的措辞不是结盟,而是要苍星石跟着她行动。

对方拒绝了她,浓重的黑暗里苍星石侧着脸让水银灯看不清神情。她有些烦躁地伸手捏住了苍星石的下巴,强迫她把脸转到自己的方向,“别忘了你的蔷薇圣母是我的。”

“我没忘,也不会毁约。”苍星石淡淡地说。下弦月上的云飘散开,模糊毛糙的月光浅浅地打在她半边脸上,“我会把我的蔷薇圣母交给你,但不是游戏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要保护翠星石,直到我还有能力控制自己去找你的最后一刻。”

“当初可没有这么多附加条款吧?”

“我只要最后把蔷薇圣母交给了你,就不能给我安上失信的帽子吧。”苍星石看着水银灯有些不高兴的神色,补充道,“当然,如果你一定要我一开始就把东西给你……也不是不行。想去保护翠星石,这只是我个人的请求,希望你能答应。”

苍星石被水银灯盯着,下颌上的力道没有放松,捏得她的骨头传来痛感。

“你不在我周围,要是你的蔷薇圣母被别人抢走的话,可怎么办呢。”

苍星石的手覆上了水银灯捏着自己的手,“怎么可能。答应过你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做到。说好交给你的蔷薇圣母,我就不会让任何其他人抢走。”

她一根一根将水银灯的手指掰开,对方没有反抗。有丝丝缕缕的轻光突破了夜色的重重封锁漏上天幕,水银灯眼里沸腾的血海逐渐平息化成了迎风的红蔷薇,“真是麻烦。就像你以前说的,交情越深越难做,你和你姐姐的关系,恐怕是这场Alice Game里最麻烦的玩意儿了。想到你们两个都会死,是不是特别痛苦?”

“你或许会带着我的力量杀死她,但我和她绝不会互相厮杀。”苍星石的刘海参差不齐地遮挡着眼睛,“她是我姐姐,在你看来是麻烦的东西,我却从没感到负担过。”

苍星石看着这个可以控制她未来的人,身后是曦色渲开耀日将临的遥远天际。水银灯别过头不去看这张交付性命的脸,身后是沉睡不醒亲身共历的日日夜夜。

“好吧。”水银灯眼里的红蔷薇被挣扎的晨色洒上了光亮,“那我,就暂且放过你吧。”

 

而此刻夜色重新层层叠叠地压了下来,长剑反射着足够清澈的月光,水银灯展颜一笑。

“苍星石,我还是不能容许有其他人抢走你的蔷薇圣母的可能性。”一丛一丛的红蔷薇枯萎凋零化成灰烬,又有一丛一丛的红蔷薇舒展花瓣次第开放,水银灯的眼波流转,尽是生与灭的轮回,“现在,我亲自来取了。”


评论
热度(9)

© 蝉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