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岁数的RM汞苍安利机葬子

[汞苍]Performance 5&6

身为一篇打着汞苍tag的文,在第三天,终于要让CP上线了【TvT

虽然想看大家好好打架,但是想写出好看的打架真踏马难啊写不下去了【丢笔


这一战耗尽了金丝雀所有的力气。她躺在树荫下大口地喘气,跳动的心脏几乎要突破血肉,大脑发晕,咽喉干渴,四肢的力气被一点不剩地榨干,纵使双手还僵硬地放在自己的武器上,但她清楚地知道,在这时如果有什么人攻向她,她根本做不出一点点动作。

万幸,在她终于能够恢复行动之前,只有偶尔经过的飞鸟来打扰她的休息。

 

初初入夜的时候,金丝雀终于完全恢复过来。她再次轻轻地越过树冠去观察方位,东方是山,向北不远就出了森林的地界到达平坦的草原。金丝雀的注意力突然被吸引,她的眼睛注视着草原接近边缘的位置。

是火光?

 

在平坦的地上点起火堆暴露位置实在不算什么明智的做法,对于金丝雀来说。

不过,如果足够强大,点火堆又算什么,放火烧岛把所有人逼出来都可以啊。金丝雀转念,有点沮丧。

经过了中午和雪华绮晶一战,金丝雀恢复了游戏开始前的想法认为自己应该去找一个人暂时结盟。先不管最后的结果,目前来说,多活一阵是一阵,如果能捡漏得到几个蔷薇圣母来增加胜算就再好不过了。

考虑了半天,金丝雀下定了决心。她打开了伞,像是扑火的飞蛾一样,朝着远方的火光飞去。如果是可以结盟的人就结盟,如果不能……

那就打一架吧。

 

游戏已经过去了两天一夜,有这么长的时间可供移动,根本无法从上岛的地方来推算各个人大致的位置。虽然希望找到雏莓,但雏莓应该是不会点火的。那会是谁呢?雪华绮晶应该和自己一样元气大伤,不太可能做这种挑衅一般的举动;真红?虽然看起来是非常稳重的人,但也不是不可能。

随着思考排除的过程,她已经离火堆很近了。点燃在小水塘旁的火堆蕴藏着无限的能量,金丝雀停住了脚步,透过被火焰熏热的空气画面都产生了些微的扭曲,火堆的主人好整以暇地站在那里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明明对面是微笑的表情,明明身前不远就是滚烫的烈焰,金丝雀的心脏却像是在寒冬里被迎头泼上一盆冰块半融的水。

“是你啊。”

“嗯。”金丝雀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好巧”两个字。

根本不需要同盟的双生姐妹,像是彼此在镜子里的倒影。月光掉进两个人的眼睛,很快被融化在毫不掩饰的战意中沸腾起来。

“金丝雀已经苦战过了吧。”

“诶?”金丝雀的手暗暗攥住。

“头上的发饰掉了呢。”

金丝雀一惊,本能地想要伸手去摸,却在半路就改变了方向,扬手拉出一段乐曲,小型的沙暴暂时阻隔了她与双子,她转身向着丛林跑去。

巨大的植物冲破了风沙的阻挠,苍星石的刀刃刺向金丝雀的后背。不回头地再拉出几个音节,无形的音波将攻击挡在身外。有枝条在高处飞速伸长,绿色长裙的翠星石轻轻一跳堵在了她面前。金丝雀的眉头皱起,升腾而起充满杀意的气流将她从腹背受敌的窘境里解救出来,径直朝着翠星石碾过去。第三少女不得不乘着植物让开路,会合了自己的妹妹继续追击。金丝雀脚下生风,在光线暧昧的森林里曲折前行。苍星石向翠星石使了个眼色,双子所立足的粗大树枝一分为二,一左一右地朝着金丝雀扑去。

眼前突然闪过明晃晃的东西,苍星石的帽子被挑飞,人也被逼的跳下了地。苍星石向前两步想要重新跳上枝桠去追上翠星石,却被林间冒出来的一把剑指着,慢慢向后退。

 

 

 

竟然又是一个没有烟花的白昼。

水银灯切了一声。

她倒是巴不得遇上什么对手,可惜虽然移动了很长的距离,她却什么人也没碰到。

游戏正式开始之前她曾经向某个蔷薇少女提议了结盟,但对方非常干脆地拒绝了她。

除了那家伙之外,没有想要结盟或者客观来讲可以考虑结盟的人。

虽然凭自己一个人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这种碰不到对手的情形实在是太令人烦躁了。

水银灯抓下一把树叶朝地上扔。

拖得太久不是什么好事。她细长的凤眼微微眯起,如果有人率先抢到了其他人的蔷薇圣母,游戏就会变得比现在更麻烦了。

她跳跃在粗细不一的枝桠间。不管怎么样,明天晚上之前,必须要增加自己蔷薇圣母的数量。

然后,她就看见了第一个闯入她视线的猎物。

她的,拒绝了她的,想要共同作战的蔷薇少女。

水银灯无声地靠近,一剑挑飞了那人头上的帽子。

来吧,把我的蔷薇圣母,还给我。

 

地动山摇的时候水银灯第一时间飞到了空中,冷眼看着城区变成废墟,倒塌的建筑下生和死相隔咫尺共存,有哪里引发了大火,附近废墟下的幸存者声嘶力竭地呼着救,在一遍遍的回声里流干了眼泪。

咦?

在火焰即将抵达的战场,有一株奇怪的树。水银灯饶有兴趣地凑近去看,原本都是砖瓦楼房的地方,就在这么一会儿的时间里凭空冒出一棵树。树折成了两截,却意外地撑起了一小片狭窄的生存空间。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里,能有幸获得一点保命的空间就不错了。嫌它狭窄,着实是因为——

水银灯看见两个人被压在那里,动弹不得。

虽然那个长头发的昏在地上了,但水银灯还是一眼判断出那个人还活着。旁边一个短头发的意识清醒,额头上似乎有伤口,血流顺着鼻梁淌下来,她艰难地抬手去擦,手上的戒指一下子引起了水银灯的注意。

她终于想起来了。这不是前几天冥冥刚带她去见过的第三和第四蔷薇少女吗。

啊,不,与其说是见,不如说是她瞟了一眼那两个未来对手的脸。

地上那个人也清楚地看见了水银灯。对方的记忆力显然比她好,直接就喊出了水银灯的名字,问她能不能帮帮忙。

水银灯降低了高度,火焰正在逐渐向这里进发。纵然是这样,她在这个人——叫苍星石还是翠星石来着——的脸上找不到一点儿慌张无措。

这样沉着镇静的样子倒是微妙地激怒了水银灯。

“你好像很笃定我会帮你的样子,但你觉得我长了一张好人的面相吗?”水银灯双臂交叉环在胸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被困的苍星石。老实说,水银灯对于蔷薇少女在Alice Game开始前死于事故会发生什么事,还真的有强烈的好奇。

苍星石困难地保持着抬头的姿势,伤口的血还没有凝,新的红色流下来,眼前一切景物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血色,连天空中那个人银色的头发也是。

“我并不笃定你会施以援手,只不过现在表现得惊慌失措的话也没有什么好处,更可能会被你看不起吧。”

这么一想也是。水银灯的心情好了不少,落到地上。她的剑尖轻轻拨开压在苍星石身上的一小块碎石,微笑着问她,“那,我为什么要帮你。”

苍星石垂下眼看了一眼失去意识的姐姐,又转过眼看水银灯。擦去眼前的血,火光映衬下水银灯半边头发仍旧泛着红,另外半边脸因为逆着光晦暗不明,只有血红色的眼睛里闪烁着跳跃的火焰,那火焰里含着流深静水的笑意,专注地看着她。

那一刻苍星石的思绪飞了很远,她看见自己终将早早到来的人生尽头,重叠着水银灯跳跃着烈火的双眼。眨眼之间她的未来离她远去,只剩下那双眼睛,仍旧只映出自己的脸。

“如果你愿意帮我,我的蔷薇圣母给你。”

水银灯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面前这个人被不算细的树干和一堆碎石瓦砾压在地上,衣服被灰尘牢牢捉住,额头上的血红色漫了满脸,本应该是狼狈无比的形象,她却从那个人的异色瞳孔里看见了无风海洋一般的平静和万死不辞的坚定。

“如果现在你愿意救我们出来,Alice Game开始以后,我会把的蔷薇圣母交给你。”苍星石缓慢地陈述着,“这个交易,你愿意做吗,水银灯?”

水银灯没有说话。她的羽翼在苍星石面前展开一个气势磅礴的形状,那么大的东西,动起来的速度却仍然很快。苍星石的脸颊被羽翼扇动带起的风刮得刺疼,身上的重压很快变轻,她的腰被缠上什么东西,将她和翠星石从坍塌的房屋下拖了出来。

腰部以下被压得发麻,苍星石的手撑在黑色羽毛组成的绳索上,费力地直起身子。水银灯的巨大羽翼迅速缩回,一瞬间没有了遮蔽火光的屏障。水银灯在她面前俯下身,血液沾上捏住苍星石下巴的手指像是纹章烙下的红色印痕,水银灯的拇指摩擦着苍星石被尘土弄脏的嘴唇,与她签下了这场交易的契约。

“很好,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了。”


评论(4)
热度(9)

© 蝉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