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岁数的RM汞苍安利机葬子

[汞苍]Performance 1&2

不知道能不能写得完啊写多少是多少吧【跪


没修没改今天晚上写完热乎乎地就丢出来了说不定还有错别字【生无可恋.jpg


万一有写完的一天,再来改各种错字病句和bug吧【葛优躺


一 

水银灯坐在小船上,耳边隐约能听到金丝雀的琴声。原本应该是很响乃至于吵得人头疼的琴声,却因为拉远距离而变得格外好听——又或者,是因为今天的气氛让听琴的人有特别的感受。

Alice Game今天开始,七位蔷薇少女马上要在不同的码头登上前方隐约可见的孤岛了。拉普拉斯来送信的时候是下弦月,惨淡的光线下水银灯看到路边突然出现的兔子头还是吓了一跳。兔子先生表达了对一场好戏的期待后,在水银灯不屑的嗤声里转身没入了阴影。

如果可以的话,谁愿意演这场戏给你看呢。

 

无聊重复的水波里,岛屿的样子渐渐清晰。大片的平地和树林作为前景,衬着北方的山丘与东方的山脉。距离逐渐缩短,水银灯已经可以看见简陋的码头,她的心跳在紧张和兴奋之下有些加快,血液躁动,耳朵里有一些鸣响。冥冥还没有停稳小船,水银灯已经蹬着船头踏上了岸。她的双翼鼓动起来,飞快地掠过大片的平坦草原,向着东方山脉下的森林奔去。

相比之下,雏莓的游戏开场就没有那么平和。还不能从内心真正意识到游戏开场的少女在贝莉贝尔撑着船离开后呆呆地在码头上坐了很久,以至于当她终于振作精神想好该往哪里前进的时候,白色的花朵已经在她面前咧出了凶恶的笑容。雏莓有些惊恐地看着雪华绮晶朝着她逼近,靠着本能的反应侧身躲过了冲过来的数根尖锐藤蔓,简陋的木质码头裂成大大小小的木板随着海浪漂流离去,雏莓终于在那刹那清醒过来。

再不逃命的话,就会像这些无机的物体一样,被打得粉碎。

她撒腿向着丛林跑去。海岸边的空旷沙地对她来说太过不利,尽管一边奔跑一边在身后设下一道又一道藤希望至少能够减慢追击者一点点速度,但她听着耳后传来的断裂声响知道这努力不过是徒劳的心理安慰。追击者的武器已经突破了她所有脆弱的防线划破空气刺向她的后背,雪华绮晶已经露出了收割的笑容,却又在片刻间消散。

雏莓终于跑出了足够的距离,幼细却柔韧的藤蔓从前方树木的枝桠间倏然伸展连向她手臂上缠绕的分支,雪华绮晶来不及阻止,细长花藤收缩弹动雏莓轻盈的身体从死亡的边缘拉进了视野受阻的丛林。白衣的进攻者显然不打算放过暂时隐身的猎物,纵横交错如巨大蛛网般的白色花藤摧枯拉朽地将树冠掀在地上,树枝砸落泥土,分裂延伸的花藤探测寻找着金发少女的方位。

你是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的。

 

躲进树林的雏莓没敢有丝毫喘息,借助柔韧的长藤将自己的身体吊在高高的树杈间飞速前进。

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才行。

但是……什么地方,才安全呢?

哪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呢?

些微的分神间有细长的白藤从斜刺里突然横插在面前。雏莓猝不及防地停下,饶是柔软的质地带来了一些缓冲,身体仍在巨大的惯性下被自己的花藤勒得剧痛。这根白藤是末端的分支,不算太粗,雏莓蹙起眉头,数根属于她的花藤悄悄地攀附在了离追踪物最近的树干上,然后一齐发难,缠绕,收紧,将试图挣脱的白藤困住。雏莓松了一口气继续前进,没走多远便感知到刚刚布下的牢笼被打破,暗叫一声不好,却已经被冲上来的白藤缠住了脚踝。

她试图用自己的藤蔓将自己拉脱束缚,除了带来脚踝处几乎断裂的疼痛,没有任何效果。雏莓的脸色惨白,她看见其他的白藤开始逐渐朝这里聚集,雪华绮晶的捕猎网马上就要织成。

而她,就是即将被吞噬的弱小昆虫。

 

 

 

由西北方向踏上这座岛,入目都是风沙。

双生的姐妹谨慎地辨认着稀疏的植株,顺着暗河前进。偶有沙山作为遮蔽物,便停下来歇一歇。虽然在视野开阔的沙漠上难以隐藏自身,但也提供了易于发现偷袭的便利。

苍星石的计划是向着岛屿北方的山丘前进,占领一个高地在这场游戏里总不会是个错误的决策。虽然这么想着,但沙漠里的行进着实不算容易。翠星石提议让生长的树木将她们直接送去目的地。苍星石稍微想了想横跨沙漠的显眼巨树,简直就是一座指明了两人大致范围的路标。姐妹俩最终停留在了下午便抵达的小片绿洲里,在休整中迎接了第一个夜晚的降临。

“苍星石,今天没有烟花的说。”翠星石坐在湖泊旁,有点疑惑。

“嗯。说不定,今夜也会是平安夜。”

有人死去的话便会燃放出烟花。苍星石的身上也被牢牢安上了火药包,拿些少年少女们爱看的花哨玩意儿来作为岛上七人生命消失的宣示,苍星石对组织者的恶趣味充满了厌恶。

她躺在湖泊边看手指上的戒指。成为所谓被选中的蔷薇少女,于她而言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在被赐予蔷薇圣母之前,她只是想和翠星石一起平安地过完平凡的一生。而身体里被放进了蔷薇圣母,就意味着所有的七个人中最终只能有一个胜者。

虽然她愿意为了让翠星石活下来而献出生命,但此时此刻,她并没有十足的信心保证她们会活到最后的时刻。

更何况,她还许下过那样的承诺。

苍星石放下了手,戒指上的蔷薇花挪出视线,大片的明朗星空掉进了她的双眼。


评论
热度(13)

© 蝉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