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岁数的RM汞苍安利机葬子

前几天以前认识的梅子要出蔷薇本了问我能不能授权一下以前一篇汞苍文给她做小料本什么的,我吓得翻回去看了一眼然后被耻度逼得夸下海口说我7.15前修好或者重新写一篇给她

虽然羞耻加上deadline是超强的生产力,但是复健太艰难了!!!

越来越难产写不下去的那篇大概会报废吧……

今天进度八千六,还剩三千左右就能改完交稿了,键盘都被我玩坏了_(:з」∠)_

一边改一边就会觉得以前写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啊,我为什么会觉得这篇稿还有救重修一下能见人,结果真动手改出来的已经面目全非了断舍离各种删【可能写完之后会觉得改的这版也没法见人吧……

一个懒惰的,意志不坚定的中老年人的静悄悄的碎碎念

评论(7)
热度(3)

© 蝉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