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岁数的RM汞苍安利机葬子

[汞苍]喧嚣血脉 3

无事可做的台风天使人努力【。终于写完最后几百字,无论如何总算是填完了吧


十七

人在世最得意就是要什么有什么,顺遂得飘飘然。可惜她们都没有那般好命,想要什么须细细盘算一切资源途径收益与可能,打定了主意再咬紧牙关照计划一步步酝酿接近。

比谁都懂世事艰辛收获不易,比谁都不屑白日梦天上掉馅饼,也比谁都懂得心想事成四个字沉甸甸分量。那是上天眷顾宠爱,不需烦恼,不需操心,不需盘算,不需咬紧牙关,不需夜里睡不着,就可满足所有渴望。

寻常人嘴里一句任性调笑不切实际祝福,从水银灯嘴里郑重低沉一字一字讲出来,却最切中她隐秘渴望心思,叫人想起生活艰辛,求学苦痛,军旅难熬,一切想要都难得,配上讲话人本身这...

[汞苍]喧嚣血脉 2

再有一部分就能填完了,不过马上各种考试报告项目要开工,也不知道啥时候能真的写完(sigh


十一

感谢学校在宿舍政策上的宽松,新学年伊始,天气里仍残留着不愿褪去的夏日余威,苍星石和水银灯住进了同一间房。

不得不说苍星石是个极聪明的人,这一点是由她和水银灯的相处判断出的。她的这位新室友懂得什么叫恰到好处适可而止,桌上一杯晾凉了的水也好,替她一并收进来叠得齐齐整整的衣服也好,保养枪械的时候顺手连她的份一起完成了也好,苍星石所有的行为从未令她有被逾越的不快感。

性格行事不令人生厌,外貌也算得上优秀。有时一起出门,在约定地方见苍星石合身便衣倚在墙上安静抽一支烟,明明偏爱短发中性化打扮,那低眼...

[汞苍]喧嚣血脉

100%纯不掺水的一时兴起自娱自乐
原本的热爱写不下去了,换个题目顺着旧稿子折腾出来这个【新瓶装旧酒?

LOF说有敏感词= =稍微排查下大概段落就用截图大法自我挽救一下吧sigh

争取在论文和项目的夹缝间把后续写完【研究生的黑眼圈.jpg



按理说凭苍星石的功夫,被这么一推完全可以在倒下之前稳稳地站住,但她就那样放任身体随着水银灯施给她的力道砸进了柔软的沙发。水银灯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锁门的动作有条不紊却被眼尖的苍星石捉到了一丝转瞬即逝的急躁。她看着那个女人的长发在房间昏暗的光线下变得灰了一些,但她知道只要一回到阳光下,那千千万万的发丝就会反射出张扬耀眼的亮。
隔着几堵墙,就...

?????

lof有敏感词查询器之类的东西吗……

自娱自乐写了点东西,点了发布说有敏感词,可以说是非常绝望了

明明我写的连肉渣都不算= =

黑眼圈碎碎念


这么大人了还是不能好好管控自己的情绪,我也是吃枣药丸。撑到今天一刷新看见了,还是觉得不好受,也取关吧取关吧,卑微又可怜的自己放到上帝视角看也是很烦人


连着加班加点搞工作,本来期限就紧然后研究生院通知要14号报到,感觉接下来简直要昏天黑地地做活儿


心态太幼稚还带玻璃心,说到底还是自己本质上是个没有进步的怂比

啊,执行力和毅力也是没有的


秋风三千里,不问归期

[汞苍]烬色 把旧文修改得面目全非[。

七月上旬写完的,几年以来真正意义的第一篇复健……现在看又觉得羞耻了啊啊啊_(:з」∠)_

短篇写不圆长篇驾不住,我基本是个废葬了


在连接天堂与地狱的天涯里,我看见了你。

那一日的天气带着柔软的凉意,风拂过我的发梢。我站在低处微微仰头,太阳从幽暗的边缘投下光明,满天的樱花缓缓坠成一地缤纷,被风抻平秘密的褶皱,被雾带走往事的尘埃,被光榨去记忆的汁液,最后化为灰烬。
彼时你的身形几乎被夺目的光线隐没在飞舞的花雨中,在我的眼前心里留下灿烂的剪影。


1 Lost 迷途
我的背后是逐渐模糊的原野与建筑,我的前方是触手可及的深渊。天堂的外围,草色依然青翠,与尽头暗红色裂痕斑斑的阶梯形成了一种不...

[汞苍]小学生流水账《热爱》 0-6

出字飘忽不定,明天就22的大龄的我感觉已经不能有余热了,写不出什么能看的东西好蓝过

一篇小学生流水账,说不定会弃坑。这不是玩笑!这不是玩笑!

有军部setting但并没有什么卵用。以前一个设定繁多的军部文驾驭不住胎死腹中了,但舍不得军部背景,毕竟军服汞苍想想就好带感很想跪下问艹粉吗【。


按理说凭苍星石的功夫,被这么一推完全可以在倒下之前稳稳地站住,但她就那样放任身体随着水银灯施给她的力道砸进了柔软的沙发。水银灯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锁门的动作有条不紊却被眼尖的苍星石捉到了一丝转瞬即逝的急躁。她看着那个女人的长发在房间昏暗的光线下变得灰了一些,但她知道只要一回到阳光下,那千千...

[汞惠] 《光》

旧文搬一搬,不知道为啥想起了“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这句话……

12年夏天送给白姐的生日贺文,原作向

印象里好像为了写这个去看TV一句一句抠的台词打下来,我竟然还有那么认真勤奋的时候啊

排版go die【。

----------------------------------------------------

如果是你和我一起走下去,天堂是随时和随地。


Part One

光。

明亮的,温柔的光。


透过明净的窗在地上圈定了势力范围,完整的图形被窗棂报复似的切割得破碎却不凌乱。细渺的尘埃飘浮在静谧的空气里,享受无止境的安详。

她伸出手却永远碰不到...

[汞苍]Performance 终章

我自己写的时候前面都还写得挺顺的,有那么几个时候还产生了一种酣畅淋漓的错觉

万万没想到,跪在了结尾


十三

水银灯背靠着树坐在枝桠上,手里拿着的是属于苍星石的金色剪刀。

前一天的时候还是没有烟花的和平日子,到了现在,这座巨大的岛屿上只有三个活人了。

想想还有那么一点点毛骨悚然呢。

接下来该去找谁了呢。

金丝雀的尸体上有红色的花瓣。所以翠星石和金丝雀的两个蔷薇圣母应该都在真红那里。

粉色的烟花她也看见了。但她不确定雏莓的那一个到底在真红还是雪华绮晶那里。

不过不管怎么算,真红都算是很棘手的家伙。

是不是应该先去解决雪华绮晶呢。这样的念头还没转完,水银灯的眼角就瞥到了一缕金黄...

[汞苍]Performance 11&12

今日更新汞苍全程掉线标签都不敢打了【。

死人太多了,字数少一点[?

今天好不容易写完收尾了,真是个烂尾……


十一

金色的烟花向上腾起,反作用力把金丝雀的身体更快地甩落到了凌乱的地面。炸裂之后落下的火星着实有些晃眼,真红接收了两颗蔷薇圣母,想叫雏莓下来给她一颗,抬头却看到雏莓仍旧坐在金丝雀刚才所在的树杈上,手上全是金丝雀的血还在向地上滴。呼吸不匀的孩子哭得满脸是泪,那向来都清澈透明的绿色眸子里,竟被真红找到了复杂的厌恶和憎恨。

“真红……杀了……小金。”雏莓喃喃地说,她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身形不稳看起来随时会掉下去。

“真红杀了小金。”雏莓的音量放大了一...

1 / 2

© 蝉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